北京便当美食联盟

有趣有料——李太白上阳台

莘塍啊朵12018-06-06 13:33:27

有趣有料



↙读碑帖之《上阳台》




编著:诸荣会




文出自---读碑帖:破译碑帖里的文化密码,小编将手工录入并作文字精简,与大家一起探寻传世书法背后的故事。


阳台是啥?今天人所皆知。不说那些别墅豪宅,即使我等住着的普通公寓,一般每户都至少有或大或小那么一座。

上阳台,居家生活中之常事:上去晾衣晒被,上去赏花浇花,上去看云透气,上去晒晒太阳、看看星星……

不过此“上阳台”与李白彼《上阳台》完全无关——此为动宾短语之“上/阳台”,彼为一偏正短语之“上阳/台”,即“台”是中心词,“上阳”起修饰和限制作用。汉语、汉字真是奇妙!一个短语,只看字面,自可两种念法,但是念法不同,其意大异,一不小心便会闹出笑话。

此帖连署名、日期等在内,总共才25字:

山高水长,物象千万,非有老笔,清壮何穷。十八日上阳台书。太白。


李太白上阳台


此帖左侧潢池上有乾隆很长的题跋,其中明确写着“青莲逸翰”字样;右上潢池上更有宋徽宗瘦金体“唐李太白上阳台”七字赫然。我们知道,乾隆虽好书画一辈子,一生最大的爱好似乎除了到处题诗外就是好在古代名画法帖上题跋,但是由于他眼光事实上常不靠谱,所以他的题跋有时便当不得真。但是宋徽宗与乾隆不同,他虽然皇帝做得不怎么样,但是无论是自己的书画水平还是鉴赏眼光,确实都好生了得,所以他的题跋应该可信;既然他认定此帖为李白真迹,应该不会有假;只是不知为什么他要将李白此帖称之为“上阳台”。要知道,对于古代本无题名的法帖命名,一般都是择帖篇首字词,或主要语句中的主要字词,前者如《中秋帖》《二谢帖》等,后者如《丧乱帖》《快雪时晴帖》等。若是据此常规,李白此帖应该命名为“山高帖”,或“水长帖”、“物象帖”……怎么就以一落款中的书写地点作了帖名了呢?看来此地名非同一般!

原来此“上阳台”确实非一般场所,它是唐代东都洛阳离宫上阳宫中一台。

上阳宫为唐高宗李治所建,宫中建筑有院、殿、堂、亭、台、观、厩等,据此可知,此离宫实际是一皇家园林。上阳宫建成后,唐高宗常在此处理朝政。公元705年,武则天被儿子唐中宗逼迫退位,之后就居住在上阳宫,直到年底驾崩。唐玄宗登基后,其常携杨贵妃等在上阳宫举行宴会。李白在玄宗时曾一度“供奉翰林”,因此他应该有机会出入上阳宫,登临上阳台。

观李白此帖,只寥寥数字,此因何而书?书后遗谁?当时具体情景如何?为什么所书内容只是没头没脑几句?类似这些问题我们今天自然已无从知道,但是能猜想出的,当时大体上应该是“匆匆不暇”、一挥而就吧?

那么,既然如此匆匆不暇,李白在落款时竟然除了落上具体时间外,还不厌其烦地落上了书写时的地点“上阳台”,岂不有违情理!要知道,如此时间、地点、署名齐全的落款,在古代法帖中是极其罕见的。透过这一罕见现象,我们不能不猜想:李白对于书写此帖的内容或许并不太在意,他在意的倒正是书写的时间、地点——上阳宫可是皇帝行宫,能进入已是一种荣誉;更能登上上阳台,那又可谓一种无上荣誉,时间地点等都是值得自豪、铭记和纪念的,岂有不写之理!

宋徽宗或许也正是看到了这一层,而才遂了李白心思将此本可名之“山高”之类的法帖名之“上阳台”的吧!


书名为诗名所掩,还是书名沾诗名而来?


《上阳台》用笔或行或草,不拘成法,结字大小轻重随意,章法天成,总体书风应该属宏阔博大、雄浑浪漫,这既与李白所处盛唐之总体书风相合,也与他自己的诗风相合,所以宋代黄庭坚评其书“大类其诗”。而几乎众所周知,盛唐书风由张旭开创,到颜真卿达到顶峰,以致杜诗、颜字、韩文并列谓之“盛唐之音”;而据解缙《春雨杂述·书学传授》载:“旭传颜平原真卿、李翰林白、徐会稽浩。”可知李白书法上不但与张旭有师承关系,而且与颜真卿算是师兄弟。知道了这一点后再看《上阳台》,似乎…“物”、“象”、“何”、“穷”等字上,可见张旭草书影子;“高”、“万”、“清”等字又与颜书有几分相似。但是总体上来看,全帖又既不像张旭,又不像颜真卿。换句话说,他既选择了张旭为师,但似乎又不愿意多受其影响;他既与颜真卿同门,又最终做不了颜真卿。的确,李白只是李白,他谁也不像,无论是诗、书、人!他是个矛盾的统一体:他有“至君尧舜上”的政治报负,但无参与政治的耐心和实现报负的手段和能力;他有“仰天大笑出门去”的勇敢,又难舍对于政治、权力和功名的渴望;他有“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洒脱,又长怀“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的忧虑。然而,他的真实、可怜、可爱,也全在此!

所以,李白的这帖《上台阳》我还是很喜欢,尽管它呈现的书法艺术水平,与张旭、颜真卿等人法帖相比确实有着很大差距。黄庭坚甚至说“其行草殊不减古人”,大有为他书名为诗名所掩鸣不平的意思,不过在我看来,李白事实上到底是书名为诗名所掩,还是书名沾诗名而来,真很难说。


感谢毛主席


忽然想到一件与《上阳台》有关的事:这件珍贵墨迹之所以能保留下来,当然得感谢与之有关的历代收藏家,但是我们今天有幸得见,更应该感谢毛泽东:1949年后,收藏家张伯驹将此帖献于毛泽东,他于1958年指示中央办公厅,将此帖转故宫博物院收藏。那么张伯驹为什么要将此帖献给毛泽东呢?具体原因我们不得而知,但猜想一下,十有八九有一众所周知的原因,即毛喜欢李诗。那么,若毛不喜欢李诗,张伯驹会不会将此帖献于毛?那应该就很难说了吧!如果他不将此帖献于毛,它今天会在哪里?还会不会存世?即使存世,我们这些小人物又能否有幸得见?这些都将是个问题!



后记


政治和权力,有时也很可爱!能真正远离它的人其实很少,甚至可以说没有,李白也好、张伯驹也好,还是我等小民也好,都一样!



[
书名
]
读碑帖:破译传世碑帖里的文化密码念
 诸荣会


来源:硬笔书法技巧



Copyright © 北京便当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