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便当美食联盟

台湾铁道便当的前生今世

三亚铁道旅游便当2018-12-02 14:38:40

便当即是盒装餐食,在中国大陆被称为盒饭,在香港被称为饭盒,「便当」一词最早源於南宋时期的俗语,意思是「便利的东西、方便、顺利。传入日本后,曾以「便道」、「辨道」、「辨当」等当字表记。「便当」一词后来反传入台湾是源於日语的「弁当」。而台湾的传统说法是饭包,但因为口语化习惯已久,现在市面上,大多称之为「便当」。在过去农业社会,工商业还不算发达的时候,学校并不像现今会提供营养午餐,而市面也没有太多的餐馆或餐厅,所以学生上学、外出工作上班的青壮年,都会由家里准备便当,老一辈小时候都要带便当上学,但因为便当早早就做好了,所以到了吃饭时间都会冷掉,所以都要派值日生去「蒸便当」,而以前人的家境不好,资源也没有现代人丰富,一个便当里面,其实没有太多丰富的菜色,小学生一餐可以吃上一颗蛋,都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也因此台湾的一些本土电视剧,只要演到求学的过程,基本上主人公「羞於让同学看到便当盒内的东西」是经常可以看到的剧情,因为那个时代,很多学生便当盒里面根本没有东西,有的人有白饭吃就不错了,更别说有几样菜,根本就是土豪了。

台式便当的雏型来自於铁路便当,而铁路便当又源自於日本的铁道便当台铁便当、福隆便当、池上便当、奋起湖便当,堪称铁路便当的四大天王。如今台式便当多源自於台铁便当,所以想认识台式便当,我们一定要从台铁便当跟铁路便当开始认识。台铁(台湾铁路公司)1949年起开始供应火车便当,早年以一片卤排骨、搭配卤蛋、雪里红、腌渍黄萝卜、豆枣,装在铝制圆盒内贩售。

起先台湾铁路管理局松山、台北、台中、高雄、花莲等5区铁路餐厅人员将铁路便当交给车上服务员在车上贩售。台铁餐车曾挂载在台铁对号特快成功号、台铁对号特快铭传号、平等号、莒光号、自强号列车上,贩售铁路便当、名产、饮料;因获利率不佳,试办多次之后放弃。1945年之后,因战后轨道运输逐渐盛行且未管制,1960年代,台铁成立「小营」部,整合贩售便当者,后逐渐成为台铁除了运输之外之主要商品。台铁贩售的铁路便当以排骨便当为著名。虽南北配菜不同,但大约都是一片排骨肉、一个卤蛋、一片豆乾及几片萝卜乾等配菜,由列车服务人员在列车上巡回各车厢以国语或闽南语叫卖。用铁盒包装贩售的时期,在食用完毕后,铁制便当盒回收清洗,因回收率不佳(乘客带回铁制便当盒),成本过高。随著时代的进步,便当改用木片包装,现在也改用纸盒包装贩售。为搭上怀旧的风潮,台铁也重新推出不锈钢圆形便当盒的便当,购买者可留下便当盒以再利用或收藏。

这里为大家介绍三款铁路便当,福隆便当、池上便当、奋起湖便当,他们共同的特色就是「木制饭盒」。木制饭盒很好玩,小时候老一辈们很爱买甲一便当,买回来打开便当,他们不拿筷子吃饭,而是直接把便当旁的木片拿起来当汤匙,直接舀来吃,现在我们也不妨可以尝试一下。

木制饭盒也是多数台湾人对台式便当的印象,一般业者是把白米饭铺在饭盒下层,上面覆满一道主菜与三到五样的配菜,通常配菜是固定的,较常见的有清炒时令蔬菜、卤蛋、豆乾、萝卜乾等,主菜则多半为排骨、爌肉、香肠、鸡排、鸡腿、鱼排等。

首先介绍在北部地区颇具名气的「福隆便当」,福隆便当的特色是一定有七道菜:鸡卷、卤蛋、香肠、高丽菜、五花肉、梅乾菜、豆乾,早在50多年前,福隆都还只靠著铁路在运送者往来的游客,吴王月枝女士的先生,正是在铁路局工作的一员。现在的店面在当年是铁路局给员工居住的宿舍,吴阿妈当年生了五个小孩,先生的薪水根本无法支付出整个家庞大的开销,所以阿妈就在自家前做起了鲁肉饭和米粉的生意,希望可以贴补家用。福隆是海钓客常常去钓鱼的胜地,这些海钓客虽然喜欢吃吴阿妈的东西,但是鲁肉饭跟汤汤水水的东西不方便带到海边去吃,这些钓客就建议吴阿妈做便当来卖。刚开始一天只能出产50个便当,菜色也不是这样子,现在固定的福隆便当菜色是经过了前20年的慢慢改良,在30年前固定了这样的菜色,一直卖到今天。从四块半一个,卖到50元(台币)一个。老太太卖不动了,就由大女儿来传承,大女儿有四个孩子,这家店就是这样一代传一代,看顾著吴家的子孙。

便当列车长王菇凉亲自到台湾品尝了地道的福隆便当^-^

接著介绍的是「池上便当」(池上饭包),池上便当最初以竹叶包饭,现在则以薄木板制成食盒,内部底层是Q软的池上米饭,配上猪肝、炸虾、蛋饼、卜肉、烤肉、腌渍黄萝卜、青江菜、梅子等。 1930年代初期,移民陆续由台湾各地移入台东池上开垦。而李约典、林来富夫妇,也在这一时期由台北三重埔迁移到池上并居住在池上火车站前,1940年起开始在池上车站月台上贩卖番薯饼,此为池上饭包的前身。二战之后,李约典夫妇改卖月桃叶包饭团,为第1代池上饭包。之后李约典夫妇之子李丁保在车站任职,李约典夫妇於是便将饭包便当带到火车上卖,而在李约典夫妇之后,由李丁保的妻子李陈云继承家业继续从事卖便当的工作。而当时在花东地区铁路行驶的是蒸汽火车,由花莲到池上必须花费7个小时,池上到台东则要5个小时,旅客途中无法下车购买食物而必须挨饿,於是李陈云开始改饭团为饭包,一方面补贴家用,一方面服务旅客。初期的池上饭包是以月桃叶包装,配菜有卤肉、黄菜头、烤肉乾、猪肝、瘦肉片、1小块蛋饼、小虾和面粉油炸成的炸虾饼及梅子,售价为新台币1.5元。1962年起,池上饭包由原来的月桃叶包饭团改用木片盒装饭,为今日所广为人知的池上便当。

台湾池上真的很美哦~

最后一个铁路便当,就是跟阿里山齐名的「奋起湖便当」,通常我们都知道阿里山,好看的云海跟日出,但就未必知道奋起湖便当了,两者可是息息相关,早年阿里山小火车从嘉义出发的时间皆为早上,火车行驶到此已近中午用餐时间,所以游客总会在此购买午餐,火车机组人员也可稍做休息。之后,小火车甚至因此特别在奋起湖停憩久一些时间,方便游客购买便当,也因此造就「奋起湖便当」业兴盛的原因。过去的年代,便当当道时,甚至流行一句口语「没吃过奋起湖便当,彷佛没到过阿里山」。

Thank you for your attention

三 亚 铁 道 旅 游 便 当

大东海榆亚路99-1


Copyright © 北京便当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