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便当美食联盟

台湾 | 若你崇尚自由,便能与真实照面

若怀特2020-11-25 07:03:27

难道关注这件简单的小事你都做不好吗

和朋友聊起台湾,你很容易发现这是一处人类审美存在严重两极分化的岛屿。爱的人钟情于它独特的人文气息和缓慢的生活步调,不爱的人失意于它鲜少有大刀阔斧的景色和过分规律平淡的作息。


国庆周出游,机票比平时贵了一倍,遇到了迷路的司机,又因为手头的一个项目进行的并不顺利,在机场候机时满腹心事,对于旅行全然没有兴奋感。这种腹背受敌的状态,在平时也是常态,只是机场和出租屋不同,你只能含蓄地丧着,维持着即将度假起飞的体面。


心情从登机起开始慢慢变好,在飞机上看完了一部有关逃离城市生活的电影《生存家族》,在凌晨前顺利抵达了高雄机场。

恒春古城

囿于都市生活的我,行走在这片热带与亚热带临界的岛屿上,在暴热和炙烤的冲击下感受着令人喘不过气的高温,防晒霜被汗液在皮肤上留下各种迷宫状的纹路,每天在随时感觉快要融化的高速公路上耗着几个小时的车程,热门景点和车站缓慢得几乎停滞的队伍,这些时刻我很难发自内心说我喜欢这里。


可这座岛还是有某种神奇的治愈力量。


后续的几天跟朋友们租了车,两个男生轮番当司机从高雄一路开到台北,我,一个事业心如此重的女性,换了当地的手机卡,企图天天失联,第二天起再也想不起那些棘手的工作,悬而未决的问题和如坐针毡的狼狈。


台湾太温和了,路上司机连喇叭都舍不得摁,你挡到了他就默默地等,直到你意识到不好意思地小跑过去,他们才会踩下油门扬长而去。这里不似内地风尘仆仆的大城市,不用赶时间,没有生存压力,纵使是在最为繁华的台北,也不会让你有一丝紧迫感,动静皆宜,细节都很精致。


蓝到滤镜都作废


从高雄到台北,一路经过垦丁,花莲和宜兰,我们选择了自驾。自驾不用像包车时走行程那样赶路,因此时间观念变得很弱,导致我们错过了高雄的全部景点(……)原本打算去高雄参观85大楼和驳二艺术区的行程全部被砍,只能开车直奔垦丁。

公路海景

台湾的蓝很天然,我们在垦丁居住的酒店,对面就是一大片海,可以直接穿到对面的沙滩,看海面上无数的香蕉船和快艇掀起的白色浪花摔打在碧蓝的海水中。

猫鼻头的海

垦丁是能让你手机里所有滤镜都作废的地方,事实上也不仅仅是垦丁。十年前的台剧《我在垦丁天气晴》里,即使男女主演被晒得黝黑一点都不美型,放在如今也依旧是一部合格的风景纪录片。猫鼻头、后壁湖、鹅銮鼻里随手一拍都是文艺大片。

清水断崖

七星潭

花莲的海比垦丁更透明清澈,鼎鼎大名的清水断崖,日落时分的七星潭,如镶嵌在悬崖和沙滩边的宝石,湿咸粘腻的海风从四面八方吹来,踩在晒得温热光滑的的沙石上,已经完全无法顾及湿透的裤子和沾满沙子的脚趾缝隙了。


垦丁去花莲的路上,尽管沿着长长的海岸线一共开了五小时,到花莲已是黄昏,但无法否认它途径了台湾在我心中最美的部分,永远看不腻的纯蓝色海面和没有一丝浮絮的天空柔软地拼接在一起。不论是公路的任何一处还是多良车站的观景台,除了按下快门记录之外,我实在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

伯朗大道

伯朗大道令人惊艳,酷似曾经的windows桌面背景,金城武为长荣航空拍摄的宣传片也是在这儿取的景,他骑着单车飞驰在绿色的田野间,问路,饮茶,自省“去过这么多地方,是不是真正感受过这个世界,有时候自己都不确定”。这里车辆禁止驶入,只能依靠最原始的方式步行或租一辆观光脚踏车,骑在乡间的小路上,冒着随时可能翻入田埂的危险。租车行的阿嬷听说我们是自驾来的,用夸张的语气说,哇那你们真的很厉害诶。

池上便当

台北国家剧院

西门红楼

并不只有乡间才有迷人的蓝,台北的天空也依然湛蓝如洗,西门红楼,台湾大学,士林官邸,故宫博物馆,无一例外,灰蒙蒙的雾霾是不存在的,让终归要踏上回程的人内心充满落差。


[灯笼与迷人夜景]


九份山城

九份的旅客数量每到节假日就会爆增,我们提前两个月定房间仍旧只能住在偏远地带。这里坐南朝北,终日阳光稀少,大部分居民的房屋从山上生长出来,白天看上去有些陈旧,到了晚上便是连绵不绝的灯火。


九份老街的阿妹茶楼,据说是宫崎骏《千与千寻》的取景地,当整条街的灯笼在落日后悉数亮起,即使大部分店铺都早早打烊,依旧有种穿梭在不同次元的错觉。

九份老街

在台湾每个夜晚都要出去溜达,不论在哪里,沿街的细密小店和闪烁霓虹招牌都随时招徕着你进去坐坐,街边小推车里焜黄的灯泡映照出食物的诱人光泽。101大楼顶层视角下的台北,你会忘记究竟身处何方,是十里洋场的上海,还是楼市葳蕤的香港,大风刮过早已无法分辨。


[来不及记录就被吃掉]


恒春古城的街边老店有被影帝张家辉夸过的牛肉面,煮烂的牛肉和牛筋,鲜味直接渗入面里,冰凉清爽的阿伯绿豆馔,丝毫不会感到呛口的洋葱冰淇淋,后壁湖辉哥生鱼片里一大份新鲜的综合刺身只要100台币。

金峰卤肉饭

台北中正纪念堂附近的的金锋卤肉饭永远排着长队,你可以选择打包带走免去等待的时间,一大盒也只要亲民的50台币,肥瘦相间的卤肉和油光水滑的青椒盖在饭上,汤汁彻底淋了个遍,每一口都让人大呼过瘾,撑到肚子浑圆。


九份老街里座无虚席的赖阿婆芋圆,打烊前还有许多慕名而来的食客,一个纸碗里放置着不同口味的芋圆,能咬到糯软的芝麻糊颗粒,连糖水也要一饮而尽才对得起这份手工的心意。


每天两杯奶茶是必修课,即使吃撑了也忍不住嘬两口,不要迷信50岚,和国内的一点点没有任何区别,台湾本土的茶水味道清冽,珍珠软糯有嚼劲,街头任意的鲜奶茶都可以轻松秒杀它。

蒋家官财板

除却这些久负盛名的名吃,逛夜市是每天疲惫行程中让我瞬间满血的站点。花莲自强夜市的蒋家官财板,葱油饼,裹着糯米的香肠,人气火爆的摊位为了缓解客人等候的乏闷,老板发明了露天卡拉ok,上去随便唱首歌就能获赠鸡排,也能见到不少街头艺人弹着吉他,自备音响,唱着台湾的流行歌曲,自制专辑稀稀落落摆了一地。

灯笼卤味

台北师大夜市,无数靓妹帅哥穿行其间,灯笼卤味,好好味冰火菠萝油,师大盐酥鸡,北港豆花,都是毫无意外的好吃。在你陷入选择困难的时候,老板总会热情地往你盘子里夹东西,你们要尝尝这个哦,超棒的。


文字的表述太过有限,想要用照片记录下这些是难的,但从台湾归来,身体过分诚实得发胖,往往盘子一端上来,饥肠辘辘的我们就要将筷子迫不及待地伸出去了。


[自由者的天堂]


前几天被一系列恶俗的基金文案刷屏,有一则大意是你想做真实的自己,却只能做别人喜欢的自己。在台湾感触最大的就是,你真的可以不用考虑任何因素,做真实的自己。

台湾街头

台北象山远景

台北市区的房价折合成人民币不过三万左右,大家抱着有地方住就好的心态,无人热衷炒房,房屋中介所空空荡荡。口碑老店该收工就收工,绝不会为了多赚点钱压缩员工的休息时间,购物天堂西门町一带即使在流量最大的节假日也慵懒无情地选择十一点后才开始一天的营业。


这是属于台湾人独有的内心秩序,不似内地旅游传销式的疯狂和鸡贼,也没有贪得无厌和欲求不满。伯朗大道租自行车的阿嬷一直不放心地指导操作,生怕我们受伤,台铁工作人员维持秩序时仍然笑容甜美,主动上前帮忙,在这里你能感受到极致体贴的服务,也就自动告别了争吵和生气。


不仅是人,连这里的动物也是自由的,猴硐猫村的猫有权力在各种座椅和栏杆上打盹,不用担心受到人类的伤害。

几米公园的鸽子

宜兰的鸽子在地上耀武扬威的散步,根本不惧怕人类。


在我看来,这些还仅仅是初级的自由,让我震撼的是台湾的政治自由。我始终以为高级的成熟的文明是极具包容性的,台湾当地的国庆日前,电视里可以毫不避讳地播放讨论各式党派和敏感的政治问题,街道上有各种贴大字报,放在国内可能直接会被抓进监狱的组织,捷运站里相拥的同性恋人完全不会遭遇任何异样的眼光。

西门町商圈

这里的生活节奏对于大部分人而言很惬意,但当我最后一日在高雄机场候机时,内心居然还是期盼着回到国内去过热气腾腾的生活的,两年的职场厮杀,我实在无法习惯慢悠悠的混时度日,无法忍受移动支付尚未普及的不便,无法想象长时间失去焦虑和压力的我会变成什么样。


台湾是个非常适合修正自我的地方,但很遗憾,我已经是个斯德哥尔摩深度患者。

最后奉上出发前我做的自由行攻略供大家参考。

Copyright © 北京便当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