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便当美食联盟

走走池上

FROM402018-09-17 15:04:57

「彼黍离离,彼稷之穗」——走走池上


池上乡是台湾台东县下辖的一个乡镇,地处花东纵谷平原中段一带,因位于欧亚板块与菲律宾海板块交界处,每年地质都有些隆起、侧移。气候条件优越, 雨量充沛,出产台湾有名的优质池上米。池上米在日治时代曾经是用来进贡日本天皇的御用米,故又称“皇帝米”。

池上以一片广阔的稻田和没有一根电线杆的干净视野而闻名,这是要多大的共识和坚持才能守护住这样纯净的风景。


池上的傍晚,天空暗蓝,通透,无限高远。


池上秋收

每年秋天,池上的土地閃耀著金色稻穗的光芒,
大地用最絢爛的顏色,與大家分享一整年辛勤耕耘的成果。
因此我們以金黃的土地為舞台,翠綠的山脈為背景,
讓美妙的音符徜徉其中,與大家一同感受秋收的喜悅。


午后,我在池上秋收演出前的速写


“从陈冠宇、优人神鼓到云门舞集,我们每一次活动,不只是想让外人看见池上之美,而是要让在地人对自己的土地有自信,知道自己的故乡有多美!”

——台湾好基金徐璐


2013年,「雲門舞集」

2015年,「優人神鼓」《時間之外》


2017池上秋收稻穗藝術節:伍佰&China Blue-後山日先照

这一次,是唱给天,唱给地,唱给热爱这片天地的人们。

摇滚诗人站在池上金黃稻穗中,唱出对土地及热爱土地的人们最浓烈深厚的情感。




池上秋收音乐节已经成功举办六年了,今年的主持人和往年一样是以「秋收志工」自称的曾宝仪,她热情真挚的话语表达了她对这片土地的深情厚爱。而曾获最佳原住民歌手的以莉.高露,一手种稻,一手拿著麦克风,其优美的歌声在纵谷间回荡,她请观众一同歌唱給稻田听,让歌声为这片土地带来甜美的丰收。


主持人曾宝仪

阿美族歌手以莉.高露

音乐节过后,夕阳西下,倦鸟归啼,池上又恢复了宁静。


池上日记

蒋勋在池上的五百多个日升日落“后来,来到池上,画画是天长地久。”


蒋勋辞任东海美术系系主任后,从东海到巴黎再到池上,是一个对生命与生活自省的过程。

2014年秋天开始,在池上一年半的蒋勋,画一画就去喝四神汤、画一画就去喝杏仁茶,他终于发现:“原来画画跟生活是在一起,而不是像在巴黎那样,彷佛一个夏天要把生命过完。”

他慢慢发现生命中是有东西可以细水长流的,在这里,每天散步,听到水声、看到春耕,等待秋收,体会到农业的文明是天长地久的,像种子放在土地里,要等待发芽、结果,必须经历春夏秋冬,有其自然秩序。

蒋勋说,池上的农民,是他这一年半真正的老师,教会他怎么在土地里学习,而这是在台北的知识分子没办法教他的事,“知识分子有一种不自觉的傲慢,但回到土地,就必须谦卑,农民们所有工作都是弯着腰。”也是农民告诉他:“丰收时,最饱满的稻穗都是弯着腰的、更接近土地,如果还傲慢地直立起来,就不是好的稻谷。”

米勒《种植马铃薯, 1861》

他把在台北常说的“米勒”搬到这里演讲,听众就是农民,不像都市人看的是艺术、写实主义、印象派,他们问的是:“你说这两个农夫在收马铃薯吗?我觉得是种马铃薯,那动作是种马铃薯。”蒋勋赶快去查,农民说的对。

“所以我说,我这一年半的老师是农民。他们看东西的角度和你不一样,你说的是美术,他们说的是生活。”

蒋勋在池上的画室

写“池上日记” 教外地人尊重生活

驻村一年半的蒋勋,眼里看到池上的真善美,自然和外地人不一样,“观光人潮挡不住。伯朗咖啡、金城武招来的观光客比我多得多。”他认为要用对的方式去沟通,例如“池上日记”,就是教外地人试着慢下来,尊重这里的自然秩序与土地伦理,不要去破坏。


“金城武树荒谬得不可思议。”蒋勋摇头,刚插过秧的秧田被踩得一塌糊涂,农民欲哭无泪,而观光客霸道野蛮,竟说:“你为什么不插个牌子说不准践踏?”幸而乡长后来限制车子不能靠近,只能走路。

即使是他自己,也反省着。记得刚到池上时,也不自觉带着“知识分子的傲慢”,曾经画到晚上七点,找地方吃晚餐,没有一家餐厅开着,“我的傲慢在于没尊重这里的生活。”现在他知道一定要赶快把晚餐解决掉,因为人家8点就上床了,才能早上4、5点就起床工作,这就是池上的生活秩序,“他们即使开餐厅,也还是池上人,观光客不能霸道地晚上11点去敲门说要吃饭。”

来到池上,就要尊重这里的自然秩序、生活秩序,在这里一年半的蒋勋,才能自豪说:“我是池上人了。”

——节选自《蒋勋在池上的五百多个日升日落》袁世珮

走走池上

资深农夫张天助大哥带我们游池上,他的每一句话都透着池上人的骄傲和对池上的爱。




池上书局 

“回台北几天,想念池上书局的miumiu。它总是优雅闲适,自在从容,像假日午后椅子上ㄧ段缓缓移动的日光。”——蒋勋

池上书局的MiuMiu

来池上的人都会来池上书局,说起来,不过就是那种兼卖很多文具的乡下书店,但小小书店饱含书香和时光印记,还设有蒋勋、林怀民等人的专柜,老板简博襄是国内少有的管风琴调音专家,蒋勋来到池上,就是他跑进跑出,手工设计打造了画室、画板。


池上饭包

饭包就是便当的意思,没有一个地方能像池上,把便当做成了最具影响力的招牌美食,池上便当有三大特点: 必须是使用池上米;用木盒装盛;乾式便当(盛装饭菜的白杨木可以吸掉饭菜中一部分油和水分,保持米饭的弹性)。每一家的饭包不仅在味道上下功夫,饭包的饭盒设计也各有特色,我们吃的这家就是可以折叠的环保饭盒,必须要吃完每一粒米,才能把饭盒折好丢到垃圾桶,支持老板的永续经营理念。

了解台湾旅游的人都知道台铁便当相当有名,而如果你经过池上站的话,一定要提前备好零钱,冲到月台上买池上便当来品尝哦~



高家米仓

——阿美族家庭用心款待的一场家宴,吃出艺术美学。


清風徐來,在欲雨还晴的夜晚,高家一家人帶給我們一場「家宴」。

在高家的院子裡,擺設起雅緻的桌巾,搭配上原住民的音樂,一入院子,整場宴會便開始了。

美丽女主人Amis的阿美族料理,當中百分之九十的食材,都是自己種的、摘的,甚至是養的魚。可以感受從雨露和陽光滋養下,稻禾、紅藜、水果、野菜、鮮魚,從產地到餐桌的整場經過。品食過程,也是美學鉴赏過程,有「食材」到「食物」的鮮美,也有「吃」的藝術。

一起吃飯,和喜歡的人好好吃飯,就是品味縱谷的美好經驗。

——来自同行火伴Kate的分享


池上人

「欢迎來到池上」——小朋友们大声喊出的这句话,深深地印在了心底。

从池上秋收音乐节开始,这句话不绝于耳,池上国中的学生们,把毛巾带在头上的可爱模样、清脆稚嫩的嗓音、质朴青涩的欢迎舞蹈,打动了每一位远道而来的客人。从音乐节开场到闭幕,举着牌子的他们一直站在田间,守护着这片热爱的土地。国中的老师和池上的志工们穿梭在观众席间维护着秩序和现场的卫生。池上的乡亲们和客人们一起随着音乐玩“稻浪”,和金色稻田一起,在风中共舞。





池上“地牛故事馆”的工作人员都是上了年纪的阿嬷,池上人以当志工为荣。

经济快速发展,台湾的城乡差距逐日拉大,几乎每个乡镇都面临着人口外移、地方建设停滞的问题。乡镇文化的深耕,是使台湾成为美好家园的基石。池上人努力在做的这些事情,就是用创新的方法,从地方特色和传统文化发展出地方独特的庆典,呼唤轻人回归。

正是每一位尽心尽力的池上乡亲们让金黄稻穗上的梦想得以丰收。


资深导览——张天助


爱池上的朋友说:“爱池上,為了池上的人情。在池上,我敢接過陌生人遞過來的飲料喝下,同時聽著他們聊天,感覺他們對自己的現狀和未來有充分的信心。在池上每家的地頭都有個牌子,寫著主人的姓名,耕種方式,莊稼得過何種獎項,把耕種變成了藝術。春耕秋收,歲月靜好,所以愛池上。


「池上的好,是池上的风景,土地的气味,善良的人情,深层的文化与温暖的力量。」



花东纵谷的故事系列


萬物糧倉—藏著說不盡的花東故事

走进马远部落——听“欧北来”讲原住民的故事


下一期预告:说一个花东纵谷的故事——鹿野农村小日子


——END——




Copyright © 北京便当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