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便当美食联盟

曾经沧海难为水?

海上随便谭2018-09-02 15:51:29

(题图来自Pixabay,基于CC0协议)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唐·元稹《离思五首·其四》


这里的“离”,不是生离,而是死别。这是元稹写给亡妻韦丛的诗。悼亡诗词我所知不多,如苏轼“十年生死两茫茫”,贺铸“重过阊门万事非”,都很有名。但元稹这首应该算最有名,端的是深情款款,传颂千年。


元家祖上很阔,是北魏的皇族鲜卑拓跋氏。北魏孝文帝拓跋宏(元宏)崇尚汉文化,在国内强力推行汉化改革。连皇室都带头改鲜卑姓为汉姓,于是姓拓跋的都改姓了元。


然而元稹八岁丧父,家道贫寒。幸而他母亲郑阿姨(记住这个姓)出身世家,贤明且有文化,请不起先生就自己教儿子念书。元稹靠着母亲教的文化,最终考取了科举。


说柳毅的时候曾经提过,唐朝的科举分很多科目(戳此复习)。其中最重要的两种,是明经和进士。明经易而进士难,有说法叫“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意思说三十岁考中明经科已经很晚了,而五十岁考中进士都算年轻的。


元稹大概因为急于做官补贴家用,所以选择了相对容易的明经科。考中之后,被授予了秘书省校书郎的职位。也是在这段时间,他与妻子韦丛缔结了婚姻。


看起来这就是一个“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的励志故事,很美好啊。实则大大的不然,为什么不然,容我岔开一个话题来说明。


(明·陈洪绶《西厢记》插图。图片来自wikipedia)


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

拂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


《西厢记》里张生和崔莺莺的爱情故事可谓家喻户晓,在中间牵线搭桥的红娘更是获得了无数人的喜爱。但是《西厢记》的故事情节,可不是元代剧作家王实甫原创的,它来自唐传奇《莺莺传》。而这个《莺莺传》的作者,正是元稹。


两个故事的整体情节大致相同,可结局却截然相反:《西厢记》是一个中国传统的大团圆结局,张生考中功名,回来迎娶崔莺莺,夫妻二人过上了幸福的生活;而在《莺莺传》的末尾,张生居然狠心抛弃了崔莺莺,甚至污蔑莺莺是美色害人的“尤物”,莺莺痛苦不堪,最终嫁作他人妇。


听上去很晕吧,怎么会是这样的结局?然而更晕的是,有大量证据证明,《莺莺传》的故事,其实就发生在元稹身上。那个始乱终弃的张生,原型就是元才子自己。


还记得元稹的母亲姓郑么?故事中崔莺莺的母亲也姓郑,据说其实就是元稹的——应该算姨吧。所以作为崔莺莺原型的那个姑娘,论起来是元稹的表妹。


那么元才子为什么要狠心抛弃表妹呢?我们回过头来看他的妻子韦丛。


韦丛是什么人?在元稹刚刚考中的唐德宗贞元末年,韦丛的父亲韦夏卿时任吏部侍郎(组织部副部长)。韦小姐可是部级高官家的千金哟。


而莺莺虽然也是世家女子,当时家道已经败落。如果娶了她,对自己的仕途毫无帮助。因此元才子毅然决然抛弃表妹,投向了韦小姐的怀抱。


怎么样,整个一现代,啊不是,唐代陈世美的故事吧。陈世美的故事还是后世文人编排出来的冤假错案,元才子这可是货真价实啊。抛弃了人家还要发围脖洗白自己,抹黑对方,这人品简直了。


也许有人会说,追求自己人生幸福无可厚非啊,谁让你崔莺莺家里没势力呢?你就安心领便当去吧。你看人家夫妻生活多幸福,元稹多爱他妻子啊。


然而,真的是这样么?


元韦二人成亲的具体年份我没有查到,据说当时韦丛二十岁。韦丛去世后,韩愈为她写的《监察御史元君妻京兆韦氏夫人墓志铭》明确记载,韦丛去世时间是唐宪宗元和四年七月,“年二十七”,共育有五子一女(大部分夭折了)。


什么概念?部级高官的千金小姐韦丛二十岁嫁入元家,到二十七岁去世,在做的事情就是——每年都在生孩子,从未间断,生孩子生到死。这叫夫妻感情好?我怎么觉得这叫沦为生育机器呢?


也许还有人会替元才子说话,在那个男尊女卑的年代,女性这种生存状况也是常态。那好,咱们继续往下看。


就在韦丛去世的这一年,元稹“奉使东蜀”。这一趟去四川公干,发生了什么故事呢?


据《唐才子传·卷六·薛涛》记载,“元和中,元微之(元稹的字)使蜀,密意求访(薛涛)”。后来元稹登翰林,还给薛涛寄诗写道:

锦江滑腻峨嵋秀,幻出文君与薛涛。


你猜元薛二人的来往,是喝喝茶,吃吃瓜,“坐而论道”呢?还是什么什么小哪吒?


因为史书未载元稹出使四川的具体月份,于是有了两种可能性:

一种叫,老婆死之前,他还在外面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

另一种叫,老婆刚死尸骨未寒,他就跑出去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


我的天呐……只有三观崩塌和三观更加崩塌。韦小姐如果地下有知,只怕是也“无语凝噎”了。


所以你要说韦丛是幸福的,我绝对不服。但是你以为“别的女人”就幸福了么?大错特错!


薛涛是个苦命的女子。


原本美丽又有才华的官宦人家小姐,只因父亲去世,母女二人生活无着,被迫入了乐籍。但是薛姑娘没有自甘沉沦,凭借着美貌和才情,她在圈子里混的名声鹊起,最终摆脱了乐籍。


一个美丽又有才的女人,每日里和各种全国知名的文化人觥筹交错,诗歌唱答。在这五彩缤纷的光影背后,她的内心幸福么?我猜并不。借用与薛姑娘齐名的才女鱼玄机的一句诗,叫作: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女权主义者别喷我啊,放在那个历史背景下,薛姑娘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大抵也就是依附一个靠谱的男性。不信我们来看一看,她与元稹来往期间的诗作《池上双鸟》:

双栖绿池上,朝暮共飞还。

更忆将雏日,同心莲叶间。


(假装是池上双鸟的配图。吴同学摄于苏州园林博物馆)


“将日”哟,身在娱乐圈中的薛才女,可是连生娃这件事都规划了哦,可见她在元才子身上寄予了什么样的希望。可惜啊,元稹出完差拍拍屁股就走人了,从此一去不返。薛才女内心的悲伤,有谁能懂呢?


于是对未来充满憧憬的《池上双鸟》,变成了满是伤怀的《春望词》:

花开不同赏,花落不同悲。

欲问相思处,花开花落时。


薛才女从此心灰意冷,青灯古佛了此一生。叹息一声。


而抛弃了表妹,累死了老婆,又伤害了薛姑娘的元才子呢?人家两年后娶了一房妾,三年后续娶了正妻,小日子过的有滋有味着呢。据说还与别的文艺女青年不清不楚,我就不考据了。


你“取次花丛懒回顾”写给谁看呢?打脸打的疼不疼?肿了没?懒回顾还又娶了一妻一妾,这要勤快点还不得往家整一个加强排?


我也别瞎代表,我仅代表我自己鄙视一下元才子的人品,才子多情,才子也薄情。把他放在一边不表,文末再扯一句薛才女。


薛涛的集子叫《锦江集》,今已散佚。锦江饭店的创始人董竹君女士,早年也是卖唱出身。据说因为和薛涛同命相怜,所以开办饭馆、茶室时,均以锦江命名。各位去锦江饭店吃饭的话,别忘了凭吊一下薛才女哟。


照例感谢吴同学提供图片。


iOS用户付款码仍在施工中。

Copyright © 北京便当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