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便当美食联盟

宋王之道”嗟予老踏浮光路,陟岵怀亲眼欲酸.”

云涌轩李勇2022-07-28 09:47:21

作者:李勇(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

联系地址:河南省光山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电话:13837622156

邮编:465400


一、南北宋之间政治家、文学家王之道事略。

南北宋之间政治家、文学家王之道(1093年至1169年)字彦猷,庐州濡须人。生于宋哲宗元祐八年,卒于孝宗乾道五年,年七十七岁。善文,明白晓畅,诗亦真朴有致。为人慷慨有气节。宋徽宗宣和六年(1124年),与兄王之义、弟王之深同登进士第,一时传为佳话。兄弟三人同时”搢绅荣之榜,其所居堂曰三桂”堂。王之道亦引以为豪,在其与友人的酬唱中亦多谈此美事。“人尽道,从今次第登三少。”、“功名有日还三杰,诗酒何人继八仙。”即是此中故事。

《渔家傲(和孔纯老三首之一)》:

 岩电晶荧君未老。看看门外锋车到。一点眉间黄色好。

人尽道,从今次第登三少。

左右青娥来巧笑。注唇涂额新妆了。斜插梅花仍斗妙。

歌窈窕。醉来容我相嘲傲。

《酬蕲春王宰公明》:

致身华贯属华年,顾我驽痾久不前。醉被长官轻骂郑,懒从学子竞嘲边。

功名有日还三杰,诗酒何人继八仙。才业似君真独步,文章政事尽堪传。

但在仕途上,王之道却因对策极言联金伐辽之非,抑置下列。北宋时期宋钦宗靖康元年(1126年),调和州历阳县丞,摄乌江令,以奉亲罢。金兵南侵,率乡人退保胡避山。镇抚使赵霖命摄无为军,朝廷任命为镇抚司参谋官。

南宋高宗绍兴年间和议初成,王之道方通判滁州,因上疏反对和议力陈辱国非便。忤秦桧,责监南雄州溪堂镇盐税,坐是沦废者二十年。会赦不果行,居相山近20年。秦桧死后,绍兴三十一年起知信阳军,历提举湖北常平茶盐、湖南转运判官,以朝奉大夫致仕。生平事迹见《本集·卷三○》附录宋·尤袤《故太师王公神道碑》。南宋·孝宗乾道五年(1169年)病卒,终年77岁。追赠枢密使太师,被封为魏国公。著有《相山集》30卷(《直斋书录解题卷一八》作26卷、《宋史·艺文志》作25卷),已佚。清·四库馆臣从《永乐大典》辑为30卷,其中诗15卷。诗以影印清文溯阁《四库全书》本为底本。新辑集外诗附于卷末。《四库总目》相山词一卷,《文献通考》传于世。现存诗文1228篇。



二、绍兴三十一(1161年)年间,王之道知信阳军,兄王之义字彦时为光山县尉,王之道频繁往来光山留下大批诗词。

光山县县名出自县境内的淮河岸边的浮光山,王之道的诗歌中常以浮光,浮山代指光山。

王之道的诗中记叙王之义为官光山尉和与彦时在光山唱和的诗词有:

王之道代表作品之一《闻蝉和彦时兄》:

浮光我家尉,近处惟高安。尝欲为亲择,敢作非意干。忆昔从东来,

飞雪凌羁单。青春不可挽,明月裁齐纨。三釜竟何地,一囊今屡殚。

我有醉翁吟,试从徽外弹。古人骨已朽,知音果哉难。挛拳抱枝蝉,

未露先号寒。缅想江南山,瓊梳碧成攒。僧窗开南熏,俯仰天地宽。

诗成有佳句,往往胜得官。

《沁园春(和彦时兄)》:

城郭萧条,风雨霏微,酝造春愁。况鸷群鵰鹗,未谐荐祢,棘栖鸾凤,犹叹栖仇。世路如棋,人情似纸,厚薄高低何日休。逢殷浩,会披云对月,同赋南楼。堪嗟日月如流。甚首夏朅来今半秋。纵荻花枫叶,强撩归思,有莼羹菰饭,归更何忧。三板松舟。一篙秋水,百里淮山无暂留。何须问,蘧蘧栩栩。孰是庄周?

王之道多次往来光山,遍游县城之外,城南龙山,沙窝古镇等地都留下他的足迹并留下诗词多首记游。

《沙窝道中》:

叠叠青山处处溪,溪声淙玉潄玻瓈。悬知菊水人难老,可信桃源路易迷。

山岭梅花迎客笑,路傍松盖与云齐。寒林昨夜微经雨,新迹分明过虎蹄。

《沙窝道中》:

十里沙窝路,晴云向暮开。褰裳九过水,驻马一观梅。

岁晚松篁茂,山寒虎豹哀。不因王事迫,谁肯此音来。

《重阳示二三友》:

龙山何处暮云黄,坐想前贤落帽狂。萸实菊花良不恶,为君沽酒作重阳。

甚至在日后其离开光山,亦对与兄彦时在官渡河龙山重九高会,追忆难忘。“蓝水清游,龙山胜集。”高度慨括了龙山潭的特点。

《醉蓬莱(追和东坡重九呈彦时兄)》

对黄芦卧雨,苍雁横秋,江天重九。千载渊明,信风流称首。吟绕东篱,白衣何处,谁复当年偶。蓝水清游,龙山胜集,恍然依旧。

萸实嫩红,菊团余馥,付与佳人,比妍争嗅。一曲婆娑,看舞腰萦柳。举世纷纷名利逐,罕遇笑来开口。慰我寂寥,酬君酩酊,不容无酒。

王之道在光山浮光山送友及思念爱人的诗更是感人至深,言简意切。

《长相思》

吴江枫。吴江风。索索秋声飞乱红。晚来归兴浓。

淮山西,淮山东。明月今宵何处同。相寻魂梦中。

《寄别江茂德赴麻城丞二首》

此行何处有淹留,新得中郎万斛舟。会见马群空冀野,还同鹤驾到扬州。

鲈鱼出网红翻锦,江水浮山绿泼油。回首风樯惜轻别,一声鸿雁起沧州。



三、公元1161年间王之道多次游历大苏山净居寺,与僧人交往,道人携游,与兄之义唱和。

宋代大诗人王之道对先辈苏轼膜拜至深,到大苏山步苏轼游踪怀苏轼或引用苏轼句子和事迹的诗词有多首。

“回首吾家山,岁晚将焉归”是东坡名句,感叹多次来往光山访亲的王之道,干脆把净居寺代称以东坡的“家山”寺。

《题浮光丘家山寺》:   

古寺钟鸣漏向残,马嘶人起束征鞍。曈曚半弄阴晴日,栗烈初迎小大寒。

 溪水断流寒冻合,野田飞烧晓霜乾。嗟予老踏浮光路,陟岵怀亲眼欲酸。

《和彦时兄韵》:

立马山前问酒家,山峰森列两溪斜。扶疏新竹听流水,夭乔古松看霁霞。

远目自能供觅句,枯肠终不奈搜茶。一杯汤饼工窗晚,危坐清吟对月华。

《赠术士罗世忠》脍炙人口,流传至今,现已收藏于唐诗宋词之中。这首诗中的“谈诗涉坡谷”指的亦是大苏山小苏山之间的苏山谷,因东坡曾游故称“坡谷”。罗世忠是光山县邻县罗山县术士。

春秋有罗国,之子岂其后。害传锦囊书,相地走淮右。

为问何所宗,此法古所授。卜瀍与卜宅,周孔语非谬。

用能游公卿,所至术辄售。有时过吾庐,乘间得频扣。

谈诗涉坡谷,说填本爻繇。是名阴阳家,未可容易诟。

归欤春雨霁,飞花扑襟袖。遥怜玉笥峰,岿然插天秀。

苏轼谪贬黄州,在大苏山留诗,慨叹命运无常,吟咏归隐引发了睹物思情的王之道感叹,其留下《忆东坡》词两首。

《忆东坡》:

虚堂响应声,皎月形和影。春到也须还,长红多紫啼条便。况有光风丽日,能消积雪繁霜,青女休言胜。扶摇借便,请看天池发鹏兴。人言强汉,治道夸文景。谁能尧舜其君,远继阿衡圣。富贵吾所自有,宰相时来则为,自不烦趋竞。欲寻文会诗盟,得酒且相命。

《忆东坡(追和黄鲁直)》:

雪霁柳舒容,日薄梅摇影。新岁换符来,天上初见颁桃梗。试问我酬君唱,何如博塞欢娱,百万呼卢胜。投珠报玉,须放骚人遣春兴。诗成谈笑,写出无穷景。不妨时作颠草,驰骋张芝圣。谁念杜陵野老,心同流水必东,与物初无竞。公侯应有种哉,倾否由天命。

白莲池与银瓶山(宝瓶峰),三公(三苏指大苏山,小苏山,与仙翁老苏之名,是北齐慧思“遇三苏则住”典故),都是大苏山著名景点,王之道为之赋诗词。

《白莲池》:

白莲如玉人,高洁谢脂泽。圆荷作翠盖,

掩映秋水碧。小亭日相对,无言倚轻策。

《凤箫吟(和彦时兄重九) 》:

雨溟濛。年年今日,农夫共卜新丰。登高随处好,银瓶突兀,南峙对三公。真珠溥露菊,更芙蓉、照水匀红。但华发衰颜,不堪频鉴青铜。 

相逢。行藏休借问,且徘徊,目送飞鸿。十年湖海,千里云山,几番残照凄风。蟹螯粗似臂,金英碎、琥珀香浓。请细读离骚,为君一饮千钟。银瓶、三公,皆山名。 

因多次到大苏山净居寺,王之道对寺僧亦多有往来,《赠朗上人》句“僻寺苏深人到少”中“僻寺苏深”指苏山山深,僻幽寺存。

《赠朗上人》:

净剃霜髭展旧真,自疑容貌是前身。僧中独守三千戒,诗里閒销七十春。

僻寺苏深人到少,故山云好梦归频。禅斋近日谁还往,只有西垣放逐臣。

《书源上人壁》:

丹枫黄槲壮秋容,诘曲僧房一径通。塔似道人飞白笔,开窗还见倚晴空。

 


四、王之道信阳诗文表札。

《西江月 》:

一别清风北牖,几番明月西楼。断肠千里致书邮。借问近来安否。归路淮山过雨,归舟江水澄秋。佳人应已数程头。准拟到家时候。  

《赠淮西运干徐迫远》:

嗟予偃伏淮南村,十年不践公侯门。谁令金印入魂梦,平章六字承君恩。

左手人头右手印,此理未可轻易论。丈夫盖棺事始定,擒戎会使来称藩。

争如徐子擅骚雅,笔力豪纵今文园。杨君收印六十载,细观制作同新翻。

为言常侍故家物,其先得自南昌潘。珠还合浦有时节,余庆未艾钟仍昆。

子今得之类摘鹊,此贶重可轻璵璠。便当淮拟佩三印,并与文安遗子孙。

《信阳和同官喜雨韵》:

欲识农夫田作苦,久雨祷晴晴祷雨。祷晴得雨雨得晴,此患到今传自古。

苾芬非是萧兰馨,诚心一发通三灵。文昌俗吏亦何者,乃能致雨兴雷霆。

尔来旱气烛烛热,夜户天涯电光制。原田嘉谷半焦黄,何独枯鱼濡涸辙。

忽然一雨洗瘴昏,珠玉无边难价论。坐令愁叹变欢抃,千岩万壑江流奔。

从今不厌商羊舞,十日一犁均下土。漏邦寒俭酒味醨,且矶亲茶共分乳。

庭前花草还青葱,想见黍稌纷芃芃。吾君早晚复疆宇,屡丰将见追元丰。

天人大抵常相即,人若必天天可必。愿修人事格天心,天若不从非所恤。

泰亨自复先朋来,时通端不忧尘埃。新诗要非所宜辱,敢以木李酬琼瑰。

六年无蓄号不足,菜色定应比半菽。要令汸暴似海岳,岂但河沙论秉斛。

炎天赫日当流金,去国多年思转深。只今淮北望霓切,须烦伊傅资商霖。

信阳到任谢表:

  为官择吏尤高共理之良,揣分量能实冒分符之宠。已谐入境,遂视章程向以报君,奉行德意。臣【中谢】窃以申为小郡,地号极边,人物荒残,山川萧索,曩接中都之奥,壤分隶京西,今为并塞之孤城,割归湖北邑虽有二,户不盈千,顾緜薄以无堪误膺委寄何设施之?可效庶尽拊绥伏念,臣起自犁锄,进由庠序,当政和之乐育隶业贤关,属季孟之同升,联名仕籍,周旋三纪龃龉百罹,盖由疎拙失于周身。加以愚直动至忤物搀说利害逆料是非方得倅于南谯。固尝妄言而取降官之贬,继员丞于东蓼,又复因人而为,对吏之行积其愆尤久合诛殛,尚赖圣恩之寛大,未即弃捐,敢期晚景之侵寻,更叨拭擢玆盖。伏遇皇帝陛下道大亦大德明,惟明乃圣乃神本帝尧之独智,克勤克俭兼夏禹之成,能知人则能官人,救物故无弃物致兹朴。获备薪蒸臣敢不思致其身,冀行所学但使政平讼理,何敢求名、庶几近悦远来自然乐业。

信阳军祭风师文:

  惟神位亚六子,气挠万物,吹嘘所及枯者以荣,甲者以拆,实佐天地不长之化,不产之育。维孟之春,雨润日烜草木萌动,斯民将即来于田野播厥百谷,鼔之舞之俾咸,遂其发生秀实则不能无望焉!尚飨。

与信阳交代张卿直启:

  双鱼尺素比惭报谢之弗䖍,一日三秋方念忧忡之未,释矧及瓜之非,晩岂削牍之敢稽。恭惟某官盛德圭璋,长材杞梓,政成五月,岂容借寇之留名在九重,行遂征黄之拜,某策驽追骥翦狗续貂虽有命以难违,顾非材而甚愧,荷花过雨,桐叶惊秋,愿加寝之调冀获晤言之慰!



五、《相山集》附录王之道先生个人资料

加赠少师王之道勑:

  士有抱负,器业砥名励行自见于世。而用之未尽者乃秉义方,以训其子。今登元枢,重我本兵之地,则褒崇之典,追报其亲盖亦理之宜而事之称也。大中大夫、知枢密院事兼参知政事、庐江郡开国侯食邑一千二百户食,实封三百户王蔺故父,任朝奉大夫赠太子太师之道,学博而文赡材全而识明蚤,收儒科寖 阶膴仕两持使节,风采犹存。孰遏长涂位不配德,克生贤佐,始大尔门,进亚公师,爰颁命綍,官品增峻用诏无穷,可特赠少师。

赠故太师王公神道碑:

  淳熙十有六年正月,寿皇圣帝将逊于位,以今端明殿学士通奉大夫提举临安府洞霄宫王公蔺,自礼部尚赠卫国夫人妣施氏累赠福国夫人。公幼颕悟八岁通一经,弱冠贡辟雍,与兄之义弟之深同登宣和六年进士第,搢绅荣之榜,其所居堂曰三桂。时太平久用事者开边隙,公知必乱,对策极言,考官恶其直,寘之下列。靖康初调和州历阳丞县,有大圩积雨将败,皆豪家所占,请于官欲增埂。郡檄公督役,公呼诸豪谕之曰:尔圩尔修,将责之谁?鞭其不率者,皆争出夫,得数千人,捍水而圩,全岁乃大熟。郡以为能,俾摄令乌江。甫视事,御营使刘光世檄言,大军且至,令具刍粮,视仓库无铢粒。里豪素服恩信不移,晷得钱七十万,米三千斛,事定悉以偿之。或谓军兴科借不必偿,公曰:信不可去也,民相信何忧匮乏。宣抚司檄清野,期以三日,责军令状。公曰:敌未至而先困吾民可乎?谴吾自当之,即书以授使者,令民安堵如故。不踰旬,清野之议亦寝。以循资丐罢奉二亲还乡。率族党保胡避山使其弟之深守之,公以兵法部其丁壮转战于外,且诱乡民运粟于山,能致一石者与其半故粮不乏山。西有毛公寨,李伸围之急。公以精卒从间道出,不意大破之。寨人德公拔寨与公合。伸耻其败,攻益力。会伸破张琪据濡须城,遣钟乂以十余万众来攻,语寨人曰:为我请王县丞来,否则必屠尔寨。公料众寡不敌,将挺身说贼,谕其众曰:彼围益急,吾势益孤,生路絶矣!伸虽麤悍,闻颇知书可以诚动,幸而听则免祸。纵见杀犹愈于束手待毙也!众感泣争止公,公曰:吾以一身救数万老幼何畏死。即以数十骑出见乂,乂与众贼大惊曰:公何勇耶?我来无他,盖以公得众心,欲以郡城相委而去尔。公辞不可,乂以矛拥公马而东。日且暮,遂入城。而张琪复振与伸战,伸败走。琪刼公过荻港令招诱胡避之众,公以计脱。归时所在,盗贼蠭起杀人如麻,独在胡避者皆得免。未几丁母忧,镇抚使赵霖以便宜起公,摄乡郡公,拊摩疮痍招集流冗境内帖然。有伪为皇侄奉徽宗诏领大元帅者,移檄州郡。公引隽不疑辨戾园事,抵镇抚司擒送行在所,果得其奸。霖以公守胡避功闻于朝,改承奉郎就差充镇抚司参谋官都督。筑滁州瓦梁堰为小北海以备敌,委公往视。公言:舍江淮天设之险,而积水于敌所不经之地,徒扰民费财,尔遂不复筑。含山当合肥往来之冲,有狼为害又委公驱除。公斋戒入境,悉屏迹人以比宋均渡虎韩愈徙鳄云。丁父忧,服除通判滁州。时方议和公移书吏部魏公矼谏议曾公,统言辱国非便,又上疏陈敌有可胜者五,且缴所与二公书,大忤宰相秦桧意。责监南雄州溪塘镇盐税,会赦不果行。异议者率得重谴公,遂絶意仕进,卜居相山之下,自号相山居士,以诗酒自娱凡二十年。桧死起知信阳军,绍兴三十一年至郡。明年北亮败盟,诏沿边为守。备公疏言应敌之策不报。建康都统乞拘沿江舟船毋泊北岸,转运司以朝旨移郡,公奏拘老小则失人心,禁商旅则走官课,大将措置乖谬贻敌笑侮。鄂州都统乞团结西湖北保甲遇征行,许充本军乡道。公复言:统帅所谓乡道是欲驱百姓为先锋耳,朝廷是公言事俱寝除。就湖北提举常平茶盐,或言辰沅靖三州洞丁习武艺宜 募二千人顺流赴建康诏,提刑司具舟楫,公时兼宪事,得符惊曰:敌未平岂可复揺远人心?奏罢之,湖北十四郡常平积粟三十八万,而在鼎州者十五万,陈腐几半,诏以饷荆鄂军。公曰:徒费辇运而愈耗折乞留以为旱备。未几鼎州大旱,公遂发廪以平籴价,取腐坏欠折之数请于朝而蠲除之岁稔和籴以补其旧。而官吏得逃责,百姓免流殍二十年。积弊悉去。前提举张公震语人曰:王公所为是吾前日睥睨而不敢为者,摄鼎州有僧崇一居桃源以妖惑众,公召致,狱民争言僧有神术治之将不利,公弗听,狱具流筠州卒无能为乃大诎服。荆帅乞调鼎澧岳乡兵之半同守御。公遗帅书言:乡兵本以护乡井,岂堪裹甲赴敌?况三郡水旱相仍,安可骚动。帅服其言而止。除湖南转运判官郴寇李金窃发,诸司蒙蔽不以闻,公至摄帅事,乞兵于朝,贼偶归巢穴,宪遽奏贼就招抚,朝廷信之追。还所遣兵人情忧惧,公檄宪贼若果降当诣郴公,参若自去自来后必为患,檄未至郴而贼作。宪惧罪即报当路,以贼之再发檄于公,参之一语言者不察。劾公罢。已而朝廷知其非宪与二郡守俱镌责公前枉尽白,而竟不复出矣!遂以朝奉大夫致仕。公为人质直刚劲,尚风节平居恂,恂气和而色温。至临大事区处剖决多出人意表,遇人患难虽雠隙亦极力拯之不顾家有无。壮岁入仕遭时多故,慨然欲以功名自奋,数上书陈利害忠义激烈听者竦然,又以策干丞相赵公鼎张公浚吕公颐浩参政李公光盖以数公可与共功业者。其在历阳,料杜充之必败,和州之必变,皆如其言。和议既成,而公废脱,守边郡持使节当寿皇。厉精之初,可以有为而公已老亦,命也夫?以干道五年六月朔日终于家公之将终也忽语其子曰:吾衰久无梦畴昔,之夜梦帝召我而命之曰:以尔有功,当禄其后!吾年七十七,死何憾!捐馆数日有白气如练止,舍中人以为异云。以其年十月甲申葬于郡城北三十里长冈之原。胡避遗民存者尚众,扶老携幼,遮哭 于道,丧车至不得前。配鲁国夫人孙氏先公四十二年卒,子十人,蘩奉议郎、签书武冈郡判官,蘧廸功郎、郢州长寿尉皆后。公卒,迈承直郎监蕲州蕲口镇,着廸功郎监西京岳庙,朝奉郎通判庐州次即枢密使也,茹承务郎,莱承议郎,前知池州贵池县芾荀,未仕女六人,适承议郎赵善治、承议郎徐一夔、文林郎许栋、从事郎张汉卿、通直郎万俟侃、幼疾废孙男二十人,孙女十九人,曾孙七人。有文集三十卷藏于家。呜呼!读其书可以见公之学,考其始终大节可以知公之心,观其子孙繁衍盛大,又可证天之报施为不诬也铭曰:

  著姓维王,出自太原,唐季避乱,派分河南。自河徂淮,累世乃显,视彼淮水,知其源远。烈烈太师,以文起家,与其伯仲,聨登隽科,粤自少年,志出人上。议论伟然,风节豪壮。始仕邑佐,逢时棘艰,父母之邦,毁于寇残,鸠集遗黎,依险自保,耰锄棘矜,以抗群盗,盗环四境,莫婴其锋,稚耋数万,寄命于公,谁谓书生,有谋有勇,云谁厄之,弗究其用,活人之功,上帝所知,不耀其躬,而后之贻,是生枢臣,为国硕辅,维垣一品,以贲其墓,长冈之原,公墓在焉,植碑勒铭,垂千万年!


原创不易,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姓名,谢谢!

Copyright © 北京便当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