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便当美食联盟

汉家烟尘 刘邦项羽传 15. 楚汉相争:韩信(一)

楚之辞2021-04-06 13:29:41

十五、楚汉相争:韩信(一)

 “汉中开汉业,问此地、是耶非。想剑指三秦,君王得意,一战东归。”(《木兰花慢·席上呈张仲固帅兴元》)此南宋辛弃疾追忆韩信之词。南宋之时中原陷落,朝廷苟安于临安(杭州),辛弃疾是沦陷区投诚到南方偏安朝廷的汉人,不得志;赵宋朝廷也不会给他有太多机会和资源去北伐中原,追思前朝韩信的功业,感怀伤世。《左传》云“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所谓“立德”、“立言”和“立功”三不朽,韩信自然算是立功了。韩信于汉朝,虽有不世之功,结局却很凄凉。本人业余读史,也算经历过一些世事浮沉,不太喜欢以成败论英雄。韩信是我很喜欢的人物,在楚汉相争的过程中,他是决定性的人物。

韩信出身于淮阴(今淮安)的没落贵族,一个人独自谋生。史书并没有特意介绍其先祖,想必也是一个普通贵族。而既然已经没落,所谓之落毛的凤凰不如鸡,他早年的生活也就很贫寒。没饭吃,就去附近亭长家蹭饭。刘邦也当过亭长,这个职位我觉得有点像现在的村长或街道办主任。总而言之韩信遇到的这个亭长,一开始可能同情他是个孤儿,也就给他饭吃;不承想韩信天天去吃,亭长老婆受不了。这女人心还不算毒,也不好意思赶韩信走,只好天不亮就做好饭,一家人吃完;等韩信再去的时候,亭长一家已经吃完,没有饭了。韩信穷归穷,还有点穷骨气,一气之下,再也不去了;自己去河边钓鱼吃。几年前,我还去过淮安运河边,那个宣称是韩信钓鱼的地方,几千年过去了,实不可考。河边钓鱼,那就看天运时运,饥一顿饱一顿。河边时常有个替别人洗衣服谋生的老妇人,老妇人生活艰难,为了节约时间,每天自己带便当去洗衣服,中午就吃自带的午餐。韩信肚子饿啊,人穷志短,就可怜巴巴地看着人家吃饭。老妇人看他可怜,也就分了一点食物给他。韩信吃完,抹抹嘴,说啊,以后我要发达了,肯定报答您。老妇人说,唉,我是看你可怜,哪里要你报答啊;你年纪轻轻,都养不活自己,又拿什么来报答我呢。韩大将军估计也蛮受刺激。韩信祖上不是贵族嘛,所以他家还有一把祖传,也是象征着身份的剑。他没事也喜欢,挎着那把剑在街面上溜达。你个有钱人开辆宝马出来显摆,大家也就忍下来了,你有钱你牛逼啊;你个穷逼也开辆破奔驰来得瑟,有人就看不下去了。街面上一个混混就对韩信说,你一天到晚拽着那把剑,牛逼哄哄的,要么你和我打一次杀了我,要么你从我胯下钻过去,然后滚回家。这场景让我想起《水浒传》里面“杨志卖刀”,落难英雄杨志杀死街头流氓牛二那一节。韩信现在自信和气势不如杨志啊;他一看,打不过,杀了人也要偿命啊;只好灰溜溜从那人胯下钻过去,被满街人笑话。

看到这里,我想他日韩大将军,功成名就、位封王侯、衣锦还乡之时,他是不是该威风一把,好好羞辱这些人,一雪前耻呢?事实全然相反,后来他荣归故里,赏赐了亭长夫妇。厚赏了漂母,此所谓“一饭千金”。把那个羞辱他的街头混混提拔成一个小军官;他说啊,当初我并非不能杀你,而是我觉得我人生的价值还没有实现,我肯定能建功立业,你激发了我离开家乡出去闯荡,没有你当初,就没有我现在啊。可见韩信为人,以德报怨,也是个大器的君子。此言不虚,韩信当初胯下之辱之后,赶上项羽从吴中起事,一路北上到了淮阴,韩信就加入了项羽的反秦的军队。

项羽军队的嫡系是吴中起义的八千子弟兵,后来一路北上成席卷之势。那么,古代的军队,或行伍,以籍贯编制也很多。韩信钻过人家裤裆,是个怂包,大家都知道;这一点对他很不利。另外韩信祖上不是贵族嘛,虽然没落没有真金白银,但是书籍还是有很多,几番被羞辱后的韩信,后来也是发愤苦读了一阵子。他读的是兵书,管理学;项羽看重的是冲锋陷阵,取敌首级于万人阵中的武将。韩信的学识一则不能显露,二则没有机会施展,三则根本没人注意到。偶尔难得抓到一次机会见见项王(项羽),他的建言也不招理解,人也不招待见。没有几个人第一份工作,就能干的风生水起的,韩信亦然;他也是郁郁不得志。老板不喜欢、同事不待见,他也就只好跳槽,去了另外一支队伍,刘邦那边。

到了刘邦那边,一直随刘邦到了巴蜀,他还是不得意,默默无闻,也没什么功业。他也许是个好锥子,但是布袋太厚,或者他没扎到眼,总是不能露头。当时刘邦的队伍是从东南沿海,带到四川的;刘邦没有什么起色,很多士兵就想逃回老家;韩信不得意,也想跟着他们逃走。没逃多远,就被抓回军营了;做逃兵,就要被杀头。十几个人被绑着,一个个砍脑袋,正好萧何在萧何监斩。前面的人,也就垂头丧气、麻麻木木地被杀了。轮到韩信,这哥们不知道那根筋坏了,还是觉得反正一死无所谓,着兄弟是趾高气扬地上刑场,然后还冲着萧何大叫,说你们不是想得天下吗;想得先下,干嘛要杀我这样的英雄啊。萧何觉得这货,呃,有点意思、有点味道、有点气势,蛮好玩。萧何当时的角色,有点像刘邦的行政主管和人事主管,他说先留下吧,叫过来面试一下。这一面试,萧何觉得,呃,这是个人才啊;就留下了;写了一封邮件和刘邦,推荐了一下。刘邦历来是走一步看一部,吃喝玩乐女人,先享受起来那种,这会窝在巴蜀,发展机会也不多,也没把萧何建议当一回事;但既然HR说这人不错,那就不错吧,给他一个后勤科长先干干,做做弼马温,管管马去。然后,韩信脑袋留下了,身体进了马房。

萧何还是觉得韩信是个奇才,偶尔去找他喝喝酒聊聊天;越聊越觉得这个人有见识,可堪大用。韩信知道萧何赏识自己,肯定也向刘邦推荐过,但是职务一直没提起来,还是个马夫长,心里不高兴,主要是觉得没有机会。一天晚上,百无聊奈、郁郁寡欢、前途渺茫、感怀伤世,做个弼马温既没有花果山也不能大闹天宫,那就只好再次离职吧,又跑了。萧何晚上去找他,听说韩信跑了;心里很着急,也没来得及向刘邦回报,连夜就只身骑马去追。各位要问,怎么追,去哪儿追?那个时代,能行马的大路不多;而且韩信要走,肯定就是往老家的方向走。据说那天晚上,清风习习、月朗星稀,估摸着萧何也没有太多心情去赏月,肯定是一路心急火燎,总之运气不差,追了一两天,到底把韩信追上了。说,你回去,职位的事情,哥哥保证帮你搞定。

萧何月下追韩信,刘邦在干吗;估摸着又找来两女子在搞足疗。刘邦不知道故事前因后果,只听下面人说,几个下级军官跑了,萧何也跑了。刘邦想低级军官跑就跑了,萧何怎么也跑了呢。不两天萧何回来了,刘邦问萧何,说你干嘛跑了。萧何说,我不是要走人,我是要去追韩信。刘邦其实不了解韩信,也不信;估计下面有人跑也是经常的事,萧何此前也没怎么去处理。萧何说其他人跑了无所谓,韩信是天下奇才,大王你要想走出巴蜀,回故乡,得天下,非有此人不可。刘邦说那就给他一个将军做做,萧何说不行,他得做大将军。刘邦估计心想萧何你真TM多事,大将军就大将军吧,刻一个大将军的萝卜章,给他送过去。萧何说不行,说老大你一向很傲慢无礼,这会封大将军(兵团总司令),可不能把人家像小孩一样呼来唤去的,你的斋戒三日,沐浴更衣,设坛拜将。

刘邦答应了,史书就是这么写的;但我总是有点起疑,不是质疑韩信拜将的事,而是刘邦和萧何在当时的关系和地位。疑点之一,为什么下面人说萧何跑了,刘邦就真的相信萧何跑了。刘邦和萧何是在沛县一起造反起家的,照理革命情谊非常深厚,萧何会不会跑,忠诚不忠诚,刘邦应该很清楚。疑点之二,刘邦是主公,萧何是臣子。对于兵团总司令这样重要的位置,现在似乎是萧何说给韩信,刘邦就给了韩信。我的理解是,在从沛县到巴蜀,这期间,萧何在刘氏军事集团里面的地位,非常重要,而且在很多事情上的决定权,不低于刘邦,或者说刘邦在很多事情上不能完全自主,必须仰仗萧何。这么理解,有人说萧何跑了,刘邦的理解可能是萧何也准备自立门户了。现在萧何回来说,我看中的韩信必须做兵团总司令,刘邦也只能答应,好吧你的人做我的兵团总司令。刘萧的关系一直很稳固,但不是没有相互的猜忌,这一点后来在很多事情上有所体现。

至于登坛拜将,今天大家可能忘记我华夏历来为礼仪之邦,君臣各有份纪。古代君王要请某人出相入将,意思是我要请您帮我做事,那就的恭恭敬敬安排仪式,焚香沐浴斋戒以示其诚心和尊敬;在仪式上君王要谦卑,臣子要恭敬,以示君臣一心。今之企业,请人做事,打个电话,趾高气扬,实为失礼无德。有些外企倒很有礼节,至少发一份正式的Offer,用上尊重的语气请员工就职,下面也不会忘了请老板或人事主管签名,加盖公司印章,此为礼也。回到韩信的故事,总之现在刘邦同意拜韩信为大将了。

刘邦军队里很多军官,看见外面在布置将坛,准备仪仗和物事,也听到风传说刘邦要拜代将军,而且刘邦在沐浴斋戒,仪式极其郑重;高级军官,都暗自以为自己要做大将军了。到了登坛拜将那一天,大家发现唯一的提名人是,韩信;大家惊呆了。韩信,登上了将坛;严格的说,登上了汉初的历史舞台,他的演出也是无比精彩。


Copyright © 北京便当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