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便当美食联盟

将生活的小确幸,书写出时代的大写意

互联网大篷车2018-10-08 11:59:40

正文共:4097 字 23 图

预计阅读时间:13 分钟


台东 池上

花东海岸山脉,雨量充沛,在老农民的细心呵护下,造就了闻名的优质池上米,由池上米所作的池上便当,更是闻名全台湾。


地震VS文化地震


我常跟大陆的朋友调侃说台湾的特产是地震。想来,自己行走于两岸三地,到大陆已经是第五个年头了,一半以上的时间是在大陆度过的。回想起自己初次到大陆,经历也如同“地震”,不过那是一种“文化地震”。那种心境很难形容,我用一个故事来作表达,相信大家能够得以体会。


清朝光绪年间,有个英国人叫杨赫斯本(Francis Younghusband 1863-1942)。1904年,他受命带领英国军队攻打西藏。行前,他认为自己要去的是一个原始落后的荒蛮之地,于是心怀征服西藏的壮志出发。英军一路挥军拉萨,所向披靡,迫使达赖喇嘛十三世签下了《拉萨条约》。杨赫斯本敲开了西藏的大门,为他的国家和他年轻时期的梦想赢得了利益和荣誉。


然而,雪域圣地文化的震撼日夜啃噬着他。喜马拉雅旷古绵长的包容万事万物,雅鲁藏布日夜不息孕育的沉默与信仰,战火纷飞中凋零的一个个生命……枪炮过后,西藏还是西藏,胜利属于宁静与默想。在回程中,杨赫斯本成为了藏传密宗的信徒,并且用后半生致力于追求东方文明的神秘经验,甚至把几个喇嘛带回英国与哲学家罗素(Bertrand Russell 1872-1970)进行辩论。后来,杨赫斯本成为皇家地理学会珠峰委员会首届主席,攀登珠峰的提倡者和推动者,也是十九世纪最著名的英国探险家之一,对印度北部和中国西藏地区的地理研究方面贡献良多。


他后来说:我本来是要来征服西藏的,但最后却是西藏征服了我。


阳明山 擎天岗

擎天岗位于台湾的阳明山国家公园内,宽阔的草原风光,而成为大台北地区的后花园,漫步其中的放牧牛群与游客相互交织成远离城市纷扰的仙境。


几年前我初到大陆,就是这种感受。此前,觉得台湾很有优势,毕竟曾经是“亚洲四小龙”之一,经济发达、文明先进,觉得我们可以带给大陆同胞很多东西。但是真正踏上这片土地,行走于大江南北,去感知和认知它时,内心受到的冲击不亚于地震波带来的撞击。摩天大厦高楼林立、高架高速贯连八方、市政建设日新月异、互联网支付一键即成、中国制造飞速发展等等诸多生活层面的先进暂且不谈,我切身感受到的是:大陆同胞的观点好先进、企图心好强烈;要善其事,虽未想好细节之处从何入手,但坚信自己一定能够做到,满满的信心和冲劲。


那种强势和自信,是需要很多成功的经验,以及欣欣向荣、蓬勃发展的社会才能孕育出来的底气。那让我非常的震撼:大陆和我原先所想象的完全不同。

九份老街

九份山城日夜氛围不同,白日可俯瞰海阔天空美景,于夜晚一切归于宁静,静静坐在茶楼间,细品九份宁静氛围,笑看过往如湮风华。


行走于内地这几年,与各行各业的同胞接触、了解和交流。我知道并感受到很多人在怀疑自己的文化,认为太多的传承因为特殊的历史原因而中断;即使是现今的经济繁荣,人们也会或多或少的认为:这是在文化或者历史进程中做出了一些牺牲所达到的。


大陆,如同一个硕大的冰箱,里面保存并保鲜着太多的东西。也许,在很多人眼中,这些东西不全然是山珍海味,难以成就旷世之作而一鸣惊人。我却看到了太多的好材料,弥足珍贵的好材料,可以做出饕餮盛宴;很多人看到的是微显坍塌的废旧建筑,我却看到了微尘砂砾之下恢弘壮丽、别具一格的建筑基底,我可以打破时空的概念、无限想象这个地方接下来会如何的反璞归真……五千年的华夏历史,留下太多厚重的文明积淀和无限延伸的想象空间,以及积淀下来的文化自信,这些,是台湾无法比拟的。



世界VS世界的缩影


很多事情就是这样:外面的人看着里面风光无限好,里面的人却焦头烂额愁。像一座围城,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


这一辈的台湾人未必想出去,但是那种迷茫与焦虑却是无处不在的。


据媒体宣称,这是一个国际村的时代,生活在小岛上的人更应该走出去看看世界。可是当你踏出去了,世界却告诉你“你旁边的那个才是世界”的时候,你就会迷茫。


我感受着两岸的同与不同,寻找着何为不同?为何不同?两岸的不同所在就是:大陆现在在从“总结”中学习,台湾却是从“教训”中学习。“总结”和“教训”的不同是什么?在我的理解中,总结是自己自省之后整理出来的;而教训则是事情失败之后,别人狠狠留给你的。


总结之后无力改进,最后得到的就是以教训的形式狠狠反馈予你的。这就是现在台湾的力不从心。


相较于台湾,大陆在担心自己走得太快,而台湾担心的是自己跟不上时代的风光。不再是“亚洲四小龙”,走下风光舞台后的台湾会是什么?在我看来,台湾这一辈的年轻人面对这个问题的方式是选择“看破”。所以他们才爱我所爱,无问西东,发展了很多所谓的“小确幸”。

东北角渔港

坐落于台湾东北角的八斗子渔港位于基隆市内,三面环山的天然海湾渔获丰富,早期就已经是当地人生活中不可缺乏的食物来源,也是台湾北部最大的渔港。


小确幸,小而确定的幸福。通过个人努力去实现个人小小的生活理想,幸福看似触手可及。对于台湾现在这一辈年轻人来说,大学毕业后,找一个工作,有一份薪水,然后恋爱,结婚生子。一时买不起房,就先租房。生活简单而明了,没有什么远大理想和长远规划,一切都是做自己爱做的事情,满足于当下的舒心与幸福。


与小确幸相对的,是大陆年轻的这一代,他们有着抱负与追求,要努力干一番大事业。虽然不知道能否成功,但理想是必须要有的,奋斗是必须经历的。


在一座岛上的台湾人,经过上一代人的奋斗,社会相对安定,生活还算富裕,文明还算进步,年轻一代却渐失拼劲,满足于小确幸。而随着台湾社会经济发展的滞缓,已缺失了欣欣向荣的成长生态,年轻的一代迷茫而又无奈于现状,满足于当下的小确幸,用心灵上的慰藉来升华和满足自己的幸福感,这是社会环境使然。而大陆正在崛起之中,整个社会的氛围都蓬勃向上,充满生机,年轻人看到的是满眼的机会,梦想建功立业者大有人在。这也是两岸年轻人的一个显著区别。


“小确幸”本来也可以是一种生活方式,甚至在某些地方,可能是一种很舒服的生活方式,安于现状、怡然自得。可是我们偏偏身处于这样一个如此庞大的经济体旁,环顾四周,我们无法忽视它的存在。它发展得如此丰繁又迅猛,简直就像是整个世界的缩影。


这种时候,你就会迷茫。


合欢山公路

台14甲线,起点于雾社,终点于大禹岭,台湾百分之七十属高山地形,若说一辈子必走的台湾公路,通往合欢山欣赏高山杜鹃,看见中央山脉的霸气非此路莫属。

有一次读到这个故事,忽然之间我觉得——这就是台湾。


《智慧七柱》的作者,阿拉伯的劳伦斯,毕业于牛津大学的英国人,曾被派到中东去当情报员。当时因为他的白人身分,他自视甚高,不无得意地问当地的酋长:你们这里最美的地方在哪里?


酋长派出一个老向导,那个老向导带着劳伦斯翻山越岭,走了两天两夜,抵达一个已经干涸的绿洲,绿洲旁有一座小小的、倾颓的宫殿,叫作“百花宫”。


劳伦斯忍不住问老向导:这个地方哪里好?


老向导说:这是一个国王为他的爱妃建造的宫殿,建造时把一百种花揉进建筑用的泥块里,仔细闻的话,会有百合的味道、玫瑰的味道、水仙的味道……


劳伦斯靠近一闻,感觉好似确有花香如缕,但又彷佛什么都闻不到。他感到自己被戏弄了。


于是反问老向导:那你认为最好闻的味道是什么?


老向导带着劳伦斯走向阳台,去闻波斯湾的海上吹来的第一缕潮润的海风。他轻嗅着空气,说:我觉得这最好闻。


这个极度抽象的描述,让我想到了台湾。我们会去谈论那些很抽象的东西,那是因为我们没有真正厚重的本地历史沉淀,我们只能去体会那阵阵吹拂的海风。


创生VS转化创生


这次互联网大篷车的海峡之行,将此岸与彼岸,两种不同体制、文化背景和经济环境下成长起来的群体,于此时此刻聚在一起,讨论“创生”。我感到自己是幸运的。


“创生”这个词源自日本。日本在经济高度发展后,资源相对集中,很多小镇的经济贫弱,所以才要人们去创造生活、创造地方再生的机会。


我并不认同“创生”这个词。对我而言,属于我们的创生,应该是“回到原点”。洗尽铅华过后,才能更加清楚看见自己的内涵。


对于大陆来说是如此。虽然大陆曾历经岁月动荡,但是历史留下的风华俱在。虽然最表层的建筑微微风蚀脆化,但是层层剥落泥沙之后,显露的都是壮观的史诗。


对于台湾而言也是如此。台湾有过“台湾钱淹脚目”、跻身“亚洲四小龙”的辉煌年代,但是当所有的光辉年代褪色之后,现在的我们剩下什么?!这几年来,我们被一波又一波、曾经走在我们身旁或者身后的国家或地区的发展,震撼到无言以对。


台湾现有的地方创生,就这般坚韧行走于这样的迷茫与困顿之中,带着很多年轻人重新找到自己的定位、了解自己的土地,而无关乎其他。

日月潭

位于台湾南投县鱼池乡,为日潭与月潭之合称为全台湾最大的天然湖泊,日月潭景色优美四季风情变化因时令而有不同容颜,为来台旅客必至亲睹朝圣的瑰丽宝地。


当你回到原点,清楚明白自己是谁,清晰看见自己拥有什么,你才会懂得你该用怎样的角度和态度去看待身边周遭的事物,才会有自己的思想见解和观点。


台湾的文创可以做的好,是因为我们没有强大的顶层战略设计。这个议题是一种明确的方向,也是一种思考线路的框架。在这种自由与矛盾的冲击下,人们会有自己的思考和想象,思维会更加奔放,专注于自己的关注。


在台湾,我们关注自己家乡胜过关注台湾本体,个人关注的层面会愈来愈小。这种对细部的关注,加之台湾强大的设计创作能力,以及地方小所形成的小山头式的紧密凝聚力,使得台湾成为非常适合大陆的实验场,或者说成为大陆的先行平台。就像肯默(注:肯默整合设计有限公司),先在台湾做观光工厂、再到大陆做观光工厂一样,不断地吸纳、转化、精进、发展。所以,台湾与大陆在“创生”一事上,可以如此携手共进。 


我想鼓励大陆同胞:珍视自身的文化底蕴,继续前行;也想告诉台湾同胞:好在我们还有“创生”。


在我看来,“创生”最初必定是带着对土地慈悲与包容的意涵:怀着慈悲心去看待每一块土地,不嫌弃它,更不会看不起它而转身逃遁。


我们可以回到原点,然后进一步去转化创生。


我们可以把创生扩大到成为大陆或台湾这些年各自谈论的文创、农创、旅创……等等的总和。

台中水湳经贸园区

位于台中市西屯区水湳机场原址,总面积约251公顷,规划为经贸园区、中央公园...以智慧、低碳、创新擘划台湾中部未来政治经贸发展中心。


我更希望两岸这一辈的年轻人,能够从“创生”之中挖掘出更多属于自己的定位,而后因为了解更加能够包容。

 

我很高兴,这次来台湾的旧雨新知,都带着宽容的心、先驱的眼光,给予台湾客观的建议和评价。我会更多发掘大陆的美好、更多的学习;对于台湾的不美好,我们给予宽容、持续改进,希望大陆面对台湾时也是如此。


同根之生,同胞之情。希望两岸的我们携手共进,能让我们从原本生活的小确幸,走向大写意;走向下一个生机盎然、光辉灿烂的大时代,走在更多的理解、包容与共进之中。



< END >


本文由黄信彰先生授权互联网大篷车发布

摄影:余传杰





黄信彰,肯默整合设计有限公司创办人,素有“台湾观光工厂教父”之称。现为台湾创新学院品牌总监、台塑企业集团品牌顾问,WORKFACE TAIPEI召集人。曾任台湾中卫发展中心项目顾问、元智大学讲师等职。


互联网大篷车,传递商业智慧,坚守实业梦想


欢迎更多企业、组织与我们展开合作!

联系微信:lvchuanying


点击播放键,观看

互联网大篷车 · 海峡行预告片




点击图片,阅读

互联网大篷车 · 海峡行原创行纪


· 创生篇 ·


· 教育篇 ·


· 创新篇 ·



· 传承篇 ·


Copyright © 北京便当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