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便当美食联盟

台东回程,遇见池上.

这座山所有东西都是我的包括你2018-12-09 08:34:09


遗憾的是,当时我去池上的时候,并不知道蒋勋老师也在。后来才知道,他从2014年秋便到池上驻村,此后两年也都在。这个让我魂牵梦萦的池上,原来也是我偶像最爱的土地。曾与偶像近在咫尺,现在通过读偶像的文字,倒离得也近。



遇到池上是偶然

说起来要从结识乌米姐开始,乌米是台东一位很受欢迎的插画师。

第一次去台东,和聪闲逛到了台东大学。有些老旧,整个校园似乎只有一只小狗孤单地晃荡着,我和聪也晃着。

那天下雨,我们只在教学楼里走了走,就这么走着呢,走进了一间挂满插画作品的工作室。当时我一幅一幅地看着,揣摩其背后的情感,这时候乌米姐走过来,认真地介绍她的作品。因投缘,乌米姐载我和聪沿海岸线驶了一段,吃了地道的台东包子,我们吃到了至今最好吃的包子。

这是一段下雨天的缘分。


一个月后,乌米姐获得台湾插画优秀奖项,因获奖作品部分创意稍有我的贡献,乌米姐邀请我去桃园参加她的插画颁奖仪式。当时有课程,没有到场是很遗憾。也由于这次没有见面,乌米姐就希望我和聪在离开台湾前再次去台东。


当晚我们住在台东大学。返程途中,路过池上,便下火车。




这大概是我最欣喜的一次到站,池上。



池上便当,像火柴盒。

那天它好像告诉我,毕业设计就做火柴盒吧,我照做了。



以为要下雨,原来这就是池上云的日常。



池上饭包,文化故事馆。

那一餐是为了火车而吃,车厢里的电扇吹得蚊子胡乱飞舞。




早上五点多,赶上民宿老板做的郊外早餐。

我们吃得很美。



看得很美。



拍得很美。



这里就像是人间天堂,洁白无暇。



骑车。

池上有很多坡可以冲下去,很爽气。



这里,一切美好都出现的漫不经心,上天精心安排的偶遇。



大坡池

只想静静地看,美景在前,还有什么好说的。



一棵恰到好处的树,恰到好处的夫妻漫步。



麻豆眼中的摄影师。



摄影师镜头下的麻豆。



为了等待像纸飞机的小鸟飞过,

我正风中凌乱。



嘿,女侠!伯朗大道怎么走?



太阳好毒,我要遮一下。




当时帽子里的人大概在想:

有一天,会有一个介意我在这提起他名字的人,再带她来池上散步骑车。

我却还至今不知道这个人在哪里。



聪啊,你慢点啊!



香,坐下喂喂稻田里的蚊子吧!



行。




骑得开心,帽子一甩。

从此伯朗大道上空,存在一顶永不落地的帽子,是我甩上去的。



最好的骑行,不是为了到达。



金城武树

我们居然会做出排队凑热闹去合影网红树的事。



这张照片,两年后在南京又拍了一次。



姑娘,你应该不着急去投胎吧?



只是世间太美,而时间太短。



如果天是这样蓝,大概就没有人会得脊椎病了吧?



稻。




蒋勋老师当时会是在这个房子里写诗吗?



路过学校,路过铁轨,找到这家甜品店。

是位奶奶,拿着蒲扇,衣服料子轻薄地飘浮。

好吃。



这家书局有两只猫,另外一只你自己去看吧。



即使要走,也留下最后的光柱。




爬上山坡,看一看铁轨吧,一会要从那回去。




炫技失败,来自屏幕的怒吼式嘲笑。

友谊的小船翻了个底朝天。





介意提起名字的人曾对我说,分开是为了下一次相聚。

希望他不要食言。

我们一定会再次相聚,

并且永远在一起。




最后,附上蒋勋老师在池上写的一首小诗


听自己的声音,

听风的音,

秧苗说话的声音,

水圳潺潺流去,

山上的云跟溪谷告別的声音。

 

我们都要离去,

虽然不知道要去哪里。

所以,你还想再拥抱一次吗?

我因此记得你的体温,

记得你似笑非笑,

记得你啼笑皆非的表情。

 

告别自然很难,

比没有目的的流浪还难。

我为什么会走到这里?

在秋收的田野上,

看稻梗烧起野烟,

火焰带着烧焦的气味腾空飞起。

干枯的土地,

等待下一个雨季。

 

可以听风听雨,

听秧苗醒来跟春天说话。

我要走了,

你只是我路过的村落,

让我再拥抱一次,

记得你似笑非笑的表情。







Copyright © 北京便当美食联盟@2017